缉毒民警走后100天: 工作日志写满战友思念

缉毒民警走后100天: 工作日志写满战友思念 姐姐祈福民警都平安 工作日志写满战友对韩顺军的思念。 韩顺军(右)生前办案照片。 “你还好吗,我们很想你……”绵竹市公安局禁毒大队民警小美(化名)在韩顺军的工作日志上写下这句话时,脑海中又浮现出韩顺军
mxmht.cc喵想新闻

  缉毒民警走后100天:
  工作日志写满战友思念 姐姐祈福民警都平安

工作日志写满战友对韩顺军的思念。

韩顺军(右)生前办案照片。

  “你还好吗,我们很想你……”绵竹市公安局禁毒大队民警小美(化名)在韩顺军的工作日志上写下这句话时,脑海中又浮现出韩顺军的模样:脸型微胖,看起来憨厚,做起事来比谁都认真。
  韩顺军的这本工作日志仍摆放在绵竹市公安局禁毒大队办公室里,大家常常翻看,有时也拿起笔,帮韩顺军接着写下去。
  “顺军,你生前经办的毒品案今天收网了,你可以安息了。”缉毒民警韩顺军因病离去后,他经办的案子收网了,他的儿子也出生了,他帮助过的吸毒人员讲述着他的故事……

离别
突发疾病离去
同事仍为他点早餐

  小美和韩顺军是禁毒大队的同事,也是朋友。两家离得很近,他们常与另一位同事一起开车上下班,“在一起的时间很长,有时比家人在一起的时间还长。”
  三人因上班比较早,来不及在家吃早饭,经常相约在一家早点铺吃早餐。小美喜欢吃米粉,韩顺军爱吃清淡的,一般都点一碗清汤抄手。“老板,两碗米粉一碗清汤抄手!”这是三个人吃早餐的标配,也是工作和生活的默契。
  “以前天天早上一起吃饭,顺军离去后,我们有时习惯性地喊老板煮碗清汤抄手,才发现点多了。”小美回忆至此,红了眼眶。作为韩顺军最亲密的战友之一,小美目睹了他从生病到离世的整个经过。
  3月的一天,小美和韩顺军在单位准备吃午饭,韩顺军叫楼下的小美等他一下。小美觉得很奇怪:“平时韩顺军做事干练,雷厉风行动作快,一般都是他等我们。”见韩顺军许久没下来,小美找到他后发现了异样:韩顺军脸色不好,一直干呕,几乎说不出话来。
  韩顺军随后被送往医院,小美以为他过几天就能出院,“以为几天就好了,结果......”经过治疗、转院后,韩顺军的病情依旧没有缓解。
  韩顺军生病前每天都要写工作笔记,记录经办案子的进程。他住院后,小美也拿起了笔,在笔记的日期栏上写道:你进了重症监护室,今天比昨天好点,我们给你加油……
  “凌晨5点12分,你离开了我们。”3月18日,日记本上出现了这两行字。

思念
战友依然帮他签到
生前工作勤奋乐观

  “韩顺军!”
  “到!”
  尽管这个点名的应答再也听不到,但韩顺军的日记本上,战友们依然在帮他签到。
  “这个小伙子在工作中刻苦钻研、乐观上进。”禁毒大队大队长宋军评价韩顺军。作为曾在绵竹清平乡泥石流灾害中参与平安转移5000人的“救命警察”,又从基层派出所选调到禁毒大队,韩顺军走过的并不是一条平坦的路。
  清平乡是韩顺军的老家,那里山清水秀,民风淳朴,乡邻间连矛盾纠纷都很少。禁毒大队在各派出所选调民警时,没想到来自这样一个平和辖区的派出所民警能胜任被称为“刀尖上”的缉毒工作。
  “一般派出所的民警要干缉毒工作,很有难度。不但风险大、危险度高,对个人的素质要求也很高。”宋军回忆,韩顺军很珍惜被选中到禁毒大队的机会,他勤奋工作,刻苦学习。有时办案到凌晨,他依然保持着乐观状态,还会发个朋友圈“庆祝收工。”
  3月11日,在韩顺军离世前7天,他还和宋军开玩笑,“你不是说要带我出去学习嘛?要记到哦!”

祈愿
姐姐与他感情最深
祝愿每个民警都平安

  “我的照片可以不打码,也可以用真名接受采访。我很感谢韩警官。”曾经的吸毒人员李磊告诉记者,他不在乎自己的身份被暴露,完全是因为心怀感激。韩顺军曾帮助他强制戒毒,在进入戒毒所前,韩顺军鼓励李磊:要好好改造,出来时我来接你!李磊本以为这是韩顺军一句玩笑话,但在他出戒毒所那天,韩顺军真的出现在大门口,让李磊感到很意外,“他从没有觉得我吸过毒就用异样的眼光看我,他是真心改造我、用心鼓励我。他兑现承诺来接我,我下定决心再也不碰毒品!”
  “5·12”地震后,韩顺军失去了7位至亲,和姐姐韩顺香相依为命。“我比弟弟大7岁,爸爸妈妈在大地震中走了后,我一直觉得,我不仅是姐姐,也充当了母亲的角色。”韩顺香说。
  韩顺军从谈恋爱到结婚生子,什么事都与姐姐商量,姐弟俩关系一直很好。韩顺军生病离去后,韩顺香帮着照顾他两个年幼的孩子。“韩顺军父女感情很好,我侄女才7岁,虽然我们对她隐瞒了消息,但我发现她还是知道爸爸离开了。”
  韩顺香回忆,韩顺军到禁毒大队工作后,给她打电话的时间少了,但这并不是两人感情淡了。韩顺军经常强调“不要主动给我打电话,我在执行任务时不能接电话”。而在空闲时,韩顺军仍会打电话给姐姐讲述生活近况。“直到他走的时候,我才晓得他工作有好拼命。从生病到开追悼会,我发现好多人惦记他,很多人都来看他。”韩顺香说。
  缉毒民警的亲属,比谁都能体味等待亲人归来时的无奈和苦涩、担忧与紧张,韩顺香和韩顺军的爱人最怕听到的就是“今天有任务”。因为对缉毒民警来说,每次执行任务都会面对危险,能不能安全回来都是未知数。
  “我弟弟虽然不在了,但我最大的心愿是希望每个民警出警后都能平安回来,因为他们的家人永远在等着他们。”韩顺香动情地说。
华西都市报-封面新闻记者田之路

向作者提问

  • 最新评论

游客
验证码: 点击我更换图片
全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