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人们的儿童节

大人们的儿童节 6月2日,北京市海淀区一栋写字楼里,一家奥数特色幼儿园在儿童节期间招生,家长们在说明会结束后围住工作人员提问。中国青年报·中青在线记者 李峥苨/摄 北京协作胡同,“48小时重返童年计划”活动的参观者写给童年自己的留言。中国青年报·
mxmht.cc喵想新闻

  大人们的儿童节

  6月2日,北京市海淀区一栋写字楼里,一家奥数特色幼儿园在儿童节期间招生,家长们在说明会结束后围住工作人员提问。中国青年报·中青在线记者 李峥苨/摄

  北京协作胡同,“48小时重返童年计划”活动的参观者写给童年自己的留言。中国青年报·中青在线见习记者 孔斯琪/摄

  6月1日晚,北京市三里屯,参加儿童节主题活动的年轻人。中国青年报·中青在线见习记者 孔斯琪/摄

  6月1日,北京市海淀区,一家国际幼儿园举行儿童节活动,家住附近社区的李大爷和老伴儿带着孙子孙女参加抽奖。中国青年报·中青在线记者 李峥苨/摄

  6月2日,北京一个四合院天台上,参观者拍摄“小黄鸭”。儿童节期间,这里举行“48小时重返童年计划”活动,供成年人重温海洋球、红白机等儿时游戏。中国青年报·中青在线见习记者 孔斯琪/摄

  6月1日,北京市昌平区沙河镇,参加亲子活动的几位家长被蒙上眼睛,准备在孩子指挥下做贴五官的小游戏。中国青年报·中青在线记者 李隽辉/摄

  5月27日,北京市朝阳公园,一个老年艺术团进行“六一”主题的广场演出。中国青年报·中青在线记者 陈剑/摄

  6月1日,中国宋庆龄青少年科技文化交流中心,第三届全国中小学生创·造大赛总决赛正在进行,场外的家长、老师隔着玻璃远远关注场内孩子的表现。中国青年报·中青在线记者 赵青/摄

  小的时候想长大,长大之后想变小,人有时就是这么奇怪。

  “六一”儿童节,正好是29岁的肖宁斌从深圳来北京出差的最后一天。这天是周六,王府井的商场游戏区里除了孩子,也有许多成年人的身影。他发微信跟朋友说“我也来过个儿童节”,就去商场的抓娃娃机前花90元抓了4只毛绒玩具。“这是对自己曾经不那么丰富的童年的补偿,也是压力的一种消解方式。”肖宁斌说,游戏厅里热衷于抓娃娃的成年人,花钱买的是轻松愉悦的心情。

  太阳渐渐落山,庆祝节日的孩子们正踏上回家的路,属于成年人的儿童节才刚刚开始。北京三里屯的一条街道上,来参加儿童节主题活动的年轻人排起了长队。为了迎合主题,26岁的倪觅雪跟几个大学室友约好扎起了同款的“哪吒”发型,兴奋地摆出各种造型自拍合影。大学毕业后,她和室友去了不同的地方工作,儿童节给了她们聚在一起寻回校园记忆的机会。

  对于成年人来说,节日可以是追忆童年的窗口,也可能是另一个充满竞争的战场。儿童节后第二天一早,海淀区一间三四十平方米的教室就被或坐或站的家长占得满满当当。这已经是这所奥数特色幼儿园近期的第三场招生说明会,家长们紧盯着投影屏幕上的招生数字,会后直接走向收银台付款报名,“先帮孩子把位置占上。”隔壁教室里,小学生们正听取奥数名师的讲解,教室后排挨挨挤挤地坐着埋头做笔记的家长,座位排到了门外走廊,就像过去的每一个周末一样。(小微/文)

  来源:中国青年报

向作者提问

  • 最新评论

游客
验证码: 点击我更换图片
全部评论